Welcome to南京化学试剂股份有限公司!

025-58369808

联系我们

PRPULAR PUSH

ATTEN:
南试
phone:
025-58369808
QQ:
3236925839
ADD:
南京市六合区赵桥河南路109号

化学试剂生产

author:南京化学试剂股份有限公司

【Font size: big medium smail

time:2020-07-26 09:16:03

本文由南京化学试剂股份有限公司提供,重点介绍了化学试剂生产相关内容。南京化学试剂股份有限公司专业提供买试剂,国药化学试剂,生物试剂网等多项产品服务。公司开拓创新,保持质量,塑造形象,为更多的合作伙伴提供最优质的产品服务

化学试剂生产化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。

化学的时代在19,20世纪。化学的发展历史,也是人类认识物质组成结构的历史。

炼金术士与丹药道士所认知的物质世界还是十分模糊的。尽管数千年来人们发现了数以万计的物质,但人类对于物质世界的认知仍蒙昧阶段。炼金术士们还沉迷于把铅变成黄金的神奇魔法中;道士方士们还在丹炉前做着长生不老的美梦。化学试剂生产化学试剂生产

后来,人们对物质终于有了新的认识。从化合物到单质再到元素,最后到元素周期律。戴维,拉瓦锡,门捷列夫…先贤们倾尽一生,终于初窥物质本质的门径。Chemistry 也从此不再是Alchemistry。

化学,永恒的主题是: 合成 与 表征

合成,一方面是为了认知,一方面是为了有用。

20世纪的化学家往往是富豪的代名词。某种程度上,化学家就像炼金术士一样,有这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,他们能将不起眼的石头变成有用的东西。石头不能直接变成金子,却可以变成产品换来金子。

设立诺贝尔奖的诺贝尔,是造炸药发家致富的;举办物理学上举足轻重索尔维会议的索尔维,是靠制碱赚钱的。

有机化学领域也是如此,有机化学有这数以百计的反应以人名命名,简单说来就是可以从物质A变成物质B,提供物质B的合成方法。诺贝尔奖作为化学的标杆,获得诺奖的反应往往都是合成上真正具有价值的反应,格氏试剂、烯烃复分解、不对称氢化-氧化、偶联反应等等。

化学赋予化学人强大的合成能力,给了他们改变世界的能力,尽管这种能力带来的结果或好或坏。

新的材料,新的药物,新的可能。

其他学科与行业的发展往往也是上游相关物质产业突破所带来的。比如半导体材料的突破才有了后面通信行业的发展。

一直以来,合成,是化学人赖以生存的本领。而合成中分离纯化又是难点。即使过了两百年,化学人还是在合成,分离,纯化的路上。

当化学人获得物质,从其特性上进行表征,由此产生了分析类的二级学科。

所以从化学的发展历史上看,化学一直都是很实用的学科,一直都很有用,为什么就有一种化学人要被时代所抛弃的感觉?

化学人的困境在两个方面。外部因素上,现如今已经拥有了浩如烟海的物质,完全可以满足人类日常大部分需求,所以原来很多方法现在就够用。经过几十年上百年的发展,很多方法已经趋于成熟,可以看到很多化工产品都已经是白菜价。这也意味着很多化学生产工艺上不再需要很多具有化学背景的人才。尽管工人不一定懂原理,但完全可以按步就班地去做,也能获得产品。所以化学行业需要的是具有一定研发能力的高级人才。

另外一部分原因在于化学专业人才培养。凭心而论,一个化学本科生大学四年接受到的化学教育是远远不够的。这意味着一个本科生根本无法胜任相应工作。化学本科生就业率低,同时,从事化学相关行业的人比例会更少。这一方面是因为专业能力不足无法胜任专业工作,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大多数化学生是没有系统地学习数学、编程、计算机等,相应基础很差,这也导致他们很多人无法从事金融、编程等相关工作。

所以化学生的出路在哪?

只有转行工作或读研这两种。

所以化学学科劝退率高,深造率也高,两极分化很是严重。

悲哀的是,现在化学生读完硕士博士后,发现当年所面临的问题以后依旧要面临。

因为,化学科研相关大部分都严重脱离生产。这里以本人熟悉的有机化学方法学领域举例说明。之前有其他专业的同学问我,“方法学到底是干什么的”,我是这么回答的:“方法学指我们为合成一种或一类物质提供一种方法,当然至于这种方法是不是真的有用,那我们就不知道了。”

在中国,不管是大学高校还是研究所,不管是学生毕业要求还是导师考核,都是以文章为要求。这种以文章论的考核标准决定了大部分人都是为了发文章而发文章,至于所研究的东西是不是真的有用,其实用性如何,就很难保证了。相关人员只会去考虑如何发到好的文章,而很少再会去考虑这些会有什么用。也许,这样的化学模式已经远离了当初实用至上的化学历史模式。化学人不在考虑合成的东西有什么用,而是在考虑能合成什么。

进入两千年以来,化学领域期刊杂志有一个明显的趋势:文章越来越多,方法学文章越来越多,中国学者文章越来越多。这一现象原因很多,但是在我看来不排除有这么一种可能:随着中国经济发展,经费越来越充足,越来越多的人投身科研。在唯文章论的背景下,科研人要更多的文章晋升,要文章维系课题组经费;学校科研院所要文章来获得名声。这种奖励机制下越来越多的人为了发文章而发文章。所以,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投身方法学,可以看见,方法学上中国人文章比例相当高。

那么,大洋彼岸的美利坚化学人这时又在干什么呢?欧罗巴的化学人又在干什么呢?

区别于中国科研机构经费大部分来自于国家财政拨款,美国很多科研机构的经费来自药物公示日化公司等。比如,保洁总部所在地在辛辛那提,保洁公司与本地大学就有多个合作项目研究。再比如,很多美国或欧洲有机化学大佬,文章中所采用的化合物库来自制药公司,而他们的方法又能提供给制药公司,来完善制药公司的物质数据库。

化学人已经创造了无数物质,也许,大部分化学人太过于沉迷于能做什么,而不去思考我们应该做什么。现如今化学人的悲哀,不在于“我们可以做什么”,而在于“我们要去做什么”。例如,药物研发过程中需要具有很强化学背景的人才去帮助改造药物分子。遗憾的是,这种药物化学博士全球只有少数大学的少数课题组能培养,尽管全球每年能培养数以千计的有机化学博士,真正能从事药物化学方面工作的人才少之又少。

未来化学发展方向必然是与交叉学科方向。比如与生物交叉,与医药学科交叉等等。何况化学与其他学科的交叉早就有了。诺贝尔化学奖又被称为理综奖,经常会颁给物理、生物等相关学科。

化学必然不会消亡,这个世界永远会需要各种合成人才去进行合成。可是为什么又说,即使是受过严格专业训练的化学硕士生博士生,面临就业事选择依旧少之又少呢?

化学博士毕业去向依旧可以分成两大类,一类是继续读博后,争取进入学术圈;另一类则是进入企业。但假设没有其他门槛,我想绝大部分人都会选择进入学术圈,去建组,去开拓。平心而论,前者确实诱人,因为它更光鲜,更诱人,待遇更好,更受人尊重。可是毕竟狼多肉少,竞争相当激烈。何况国内个高校职位有限,一个萝卜一个坑。

所以,很多化学博士最后还是要面对就业问题。可悲的地方在于,当他们心力憔悴的读完硕博后,依旧无法回避五六年前面临的难题。

前面提过这个社会永远是需要化学人的,但是另一个现实在于这个社会化学人并不占据主导。即使是许多与化学密切相关的行业,化学并不占据主导地位。哪怕是在很多看上去与化学密切相关的行业。

其他行业特别是生物业医药夜对化学产品的需求,促进化学合成行业专业化,即外包行业的兴起。

外包行业不得不提两大巨头:康龙化成,药明康德。这些外包公司将合成做的规范化与流水线化,能最大程度提高合成效率。而且康龙药明提供的工资待遇也是业内最佳只是……对于一个博士而言,你辛辛苦苦读了十几年是下来发现,自己特么的从事的是“劳动密集型产业”?!可是真的到那个时候也会发现,自己居然没有更好的选择。中国著名的某有机化学科研单位就有个外号叫:药明康德培训中心。

化学生态圈并不友好,所以知乎上很多人都是化学劝退党。

可是,当年的他们又何尝不是怀揣梦想的少年?怀着对这个奇妙世界的好奇,怀着对未知知识的渴望,他们选择了化学专业,却在现实面前不得不低下了头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