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come to南京化学试剂股份有限公司!

025-58369808

联系我们

PRPULAR PUSH

ATTEN:
南试
phone:
025-58369808
QQ:
3236925839
ADD:
南京市六合区赵桥河南路109号

化学试剂市场

author:南京化学试剂股份有限公司

【Font size: big medium smail

time:2020-09-11 11:51:03

本文由南京化学试剂股份有限公司提供,重点介绍了化学试剂市场相关内容。南京化学试剂股份有限公司专业提供化学试剂购买平台,科研试剂,试剂商城等多项产品服务。公司成立于至今,坚持用服务打动人心,用质量打造口碑,立志成为行业内的领军。

化学试剂市场第一次在知乎上写这么长,冲动和不计后果是每个人都可能遇到的,区别只是在于自控力的强弱。

也许原来我不明白这些事的危险性,但是至少我现在明白了还不晚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个人属于那种对化学很有兴趣的人,理论不错但手艺很潮----在7年之前,玩化学的经历横跨了初三和高一高二。化学试剂市场

高中理科生还要数学物理,很不幸这俩我都是渣,所以最后我成了文科生。

这些实验大部分是前人做过的,小部分是个人的脑洞(瞎搞)。。。

那个时候管的没那么严,徐州三中门口就是试剂店,平常的药品很容易就能买到。

初三时只能算是小打小闹,干的最多的就是往学校里带某种药品,比如浓氨水,在成功熏到了一片人后,我在班里的声望值降了好大一截--变成负数了。

一眨眼到了高中,高一我被班上的某些人看不顺眼然后可劲的扁,因此我那段时间上网浏览的都是各种能材,从配方到流程,然后高一寒假去“重现诺贝尔的实验”,不用想,我可耻的失败了。

当时以我的能力能买到的只有98硫和68硝,但是真要做硝酸甘油是要烟硝和烟硫的,我按着网上说的操作搞了一小时没搞出来,于是我决定放弃,心情不爽的端着烧杯去水池处理,但是。。回来的时候,那杯子混合物直接在我手中开始了剧烈分解,红棕色的气体直冲天花板,我手忙脚乱的处理完残局,然后头就开始剧痛,直到第二天才恢复。

这一次的经历我并没有吸取教训,反而开始筹划其他的实验,因此在停了十几天后我买了丙酮。

玩丙酮的那次更惨,我连滤纸都准备好了可就是忘了降温,结果一瓶子液体在我眼前剧烈反应的时候我想起了降温,但是我不知道网上说的冰室是啥,左看右看看到冰箱,就瓶口上加了个塞子放进了冷冻室,10分钟以后打开。。。。我滴妈,熏死我了,冒料了,瓶子里还在剧烈反应,冰箱被污染了。丙酮这玩意在瓶子里闻着有点甜,可一旦扩散到空气中。。。真辣。。。还混合着盐酸的烂葱味。那一次,由于冰箱的问题我被父母抓了个现行,被没收了一大批器材和药品。。。同时,谁家装修用了丙酮我都能轻松的闻出来。。。

于是我消停了一段时间,现在看来我那时最成功的是搞出了火棉,其他的都是在瞎搞。

到了高一暑假,又开始了,这次我决心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,由于性格的问题当时非常偏激,做事根本不考虑后果,这一次我要合成三氯化磷,因为市场上没卖的,然后买了异丙醇。我决定先把氯气做出来,我搭建了一整套设备,信心爆棚。。。。化学试剂市场

做的时候又出问题了,我按照标准流程在分液漏斗里加浓盐酸,但是。。。旋钮没关。。。于是我就看着一百多毫升的浓盐酸滴到了下面的高锰酸钾上,黄绿色的气体直接顶开了橡胶塞,把我和半个房间笼罩了进去。。。我赶紧开窗通风,然后戴上防毒面具。得,这一次又失败了,得益于我做事喜欢半途而废的传统,我没敢继续作死。

至于铝热反应,我的结果是反应相当温和,反应物在容器里保持着红热状态然后成了一坨熔渣,没错,说好的火花和铁水我一个没看到,而且由于容器是个易拉罐,所以我得到了一个易拉罐形状的熔渣,很讨厌的是每次反应完生成物总是有股臭鸡蛋味,于是在浪费完了氧化铁以后我就不做了。

黑面包实验,我用的葡糖糖,但是加了酸以后,酸变红了,没有碳化的出现,这个也算了

大家在高中基本都会学到的浮熔游响红,嗯,我买了钾和钠各250克,起先是当炮放,夏天暴雨之后,楼下院子积水,然后把小块金属往下扔听响。进阶版是扔进无水乙醇,某次在楼道里做,突然好像有人上楼,吓的我把一杯反应过的液体倒下了楼,然后。。。有人开始骂街。。。我也曾经把钠带进过学校,在某人的饮料瓶里放了一个,直接火山喷发般喷出一片火星,幸亏老师不在。

前面说的铝热我嫌反应不够真实,就把氧化铁换成了硫磺,这次终于做出了铝热反应的效果,反应物装在一个易拉罐里,罐子放在小区楼道的窗台上,反应确实观察到了生成物(不纯的硫化铝)熔融的状态,但是反应剧烈放热直接把罐底熔穿,然后把水泥窗台烧出一个坑,那天我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,看着窗台还在冒烟,直接一盆水泼了上去,然后那一个下午楼道里到处弥漫着臭鸡蛋味,我的头不出意外的又痛了一晚上。

网上说的氯磷我没试过,个人了解到氯酸钾感度比较高,试剂店卖的瓶子里都结块了,我可没本事把氯酸钾块变成粉,于是尝试了一下硝磷,粗混,用卫生纸包上,怕点不着又找来助燃物。。。没找到乙醇倒是找到乙醚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打那以后我们楼道四楼半的木质窗框上就一直留着一个大黑坑。

玩化学。。。真的是在玩。68硝加入铜丝反应,接着倒入无水乙醇,然后瓶口喷出了无色可燃气体,而我根本不去探究其中原理,只是看着好玩。。。

做了那么多所谓的实验,事实总是和我学到的反着来,慢慢的我玩化学的心思就淡了。

到了高中快毕业的时候,我把所有的试剂全给毁了,因为不是酸就是碱或者是易燃品,毁掉很容易。倒是钾和钠废了一番功夫,之前的危险历程中我发现无论我的钾块切的多小,扔进乙醇照样起火,所以一桶掺了无水乙醇的香蕉水直接了当的解决了问题。

随后几年了解到了HF之类的危险性,感觉高中果然是一次次徘徊在死亡边缘,但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高中买的HF放到哪里去了,也许是销毁了,也许那东西还在某个被遗忘的角落等待着有人去开启。。。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至于那瓶HF,现在看来最大的可能就是我直接销毁了,但是无法求证,6年前销毁的地方现在已是绿地,什么痕迹都被埋没了。。。

2012年高中毕业,到现在化学已经被我基本遗忘,还能想起来的化学往事就这些了,看了很多案例和答案,那时候没翻车真是侥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