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come to南京化学试剂股份有限公司!

025-58369808

联系我们

PRPULAR PUSH

ATTEN:
南试
phone:
025-58369808
QQ:
3236925839
ADD:
南京市六合区赵桥河南路109号

常规试剂

author:南京化学试剂股份有限公司

【Font size: big medium smail

time:2020-09-01 12:56:06

本文由南京化学试剂股份有限公司提供,重点介绍了常规试剂相关内容。南京化学试剂股份有限公司专业提供国产化学试剂,化学试剂用品,化学试剂等多项产品服务。公司产品内容市场占有率逐年提升,深受赞扬,虏获了一大批忠实客户。

常规试剂更新到3月10日。本人女,39岁,IT行业,从来没想到我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发现了一种如此少见的病——乔布斯瘤。我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平时《豪斯医生》、《er》、《实习医生格蕾》、《夜班医生》这类医务剧看太多了,结果让我自己得个少见病亲自体验下?

十一国庆,按照以往惯例,我肯定要出去浪的,但是无奈今年动手晚了,机票酒店实在太贵,都是平时的3倍以上,再加上上半年已经浪了3个国家,所以十一哪里都没去。

10月5日的时候,实在闲的无聊,想起去年单位体检查出胃息肉一直没做,就跑去医院挂了个号,想着做掉它算了。到医院以为门诊胃镜就能做,医生说所有胃息肉都要住院做,开了住院单,让我去病房预约。病房床位特别紧张,护士记了我的电话号码,让等通知。我有点后悔了,早知10月1日就来排队,这样十一期间可能就做完了,这下假期以后还要请假。

回家继续宅到10月7日医院来电话让我办住院手续,住院当天做了一些常规的心电图和X光检查就回家了。第二天6点回病房抽了6管血,都是术前检查的常规项,问了胃镜要10.9才能排上,我就开开心心上班去了。

10月9日空腹到下午做上,做完打点滴,打到很晚,所以就没回家。第二天管床医生查房,因为住院前几天我天天溜号,所以见我第一句就是:你终于出现了,第一次见哈,息肉做干净了,但是十二指肠有个8mm的隆起,上面有很多血管,胃镜不敢碰,一会要给主任看下。

听完这句话,我心里咯噔一下。我出生在一个医生世家,从小耳濡目染,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一个遍布血管的隆起,要么就是血管增生较多的血管瘤,要么就是谁也不敢想的东西。果然一会医生神色凝重的过来了,说跟主任讨论了,估计不是个好东西,让我从现在开始都不要离开医院,明天做一个超声内镜,不能麻药,下午做一个加强CT。

我住的病房有三张床,平时很热闹,我喜欢安静,也不太跟他们闲扯,但是医生跟我说这话的时候,病房里面特别安静,我知道无论病人还是他们的家属,都在竖起耳朵听呢。其实医生这样说,只要是明白人大都心里也有数了。到了中午护士递给我一张单,让我下午去做加强CT,看到单上的5个感叹号,我心里一下就到谷底了。

排队等检查的时候,旁边坐了几个大声说话的老阿姨,一直瞄我的单子,我折起来不给她看。当时脑子里快速的思考很多问题,都是关于父母和孩子的以后,眼泪就不争气掉下来了。当时还在知乎提了问题,如果医生高度怀疑癌症,那可能性有多大,有几个人回答:基本就是。做完加强CT回到病房,我假装镇静地看书,但其实心里乱的很,甚至想到我新海淘的马丁靴还在路上,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穿。这一天我刷了无数次医院的公众号查CT的检查报告,都一直没出。

10月10日超声胃镜,依然空腹到下午,从住院开始我几乎没吃东西,胃镜空腹,每项检查都空腹,切了息肉本来也要小心吃,再加上心情不好,一点胃口都没有。之前我还想减肥,这下不用减了,体重一个劲往下掉。超声胃镜单虽然没有5个感叹号这么吓人,但依然怀疑恶性肿瘤。我之前做胃镜都选的无痛,但是超声要清醒状态下,我查了是因为要打水进去担心呛到。常规试剂

爬上床我是有点紧张的,我会永远记得给我做胃镜的小哥哥,他看了我的单,然后跟我说: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你不要担心。我当时好感动,眼泪都要下来了,我住院这么多天,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承担,也不敢告诉家人,所以他是第一个安慰我的人,也许就是随口一说,但我会永远记得。其实不打麻药的胃镜也还好,完全可以忍受,我觉得以后都不用做无痛的了。接下来又是漫长的等待结果。

10月12日主任查房,我被告知怀疑是十二指肠神经内分泌瘤,这是一种非常少见的疾病,大概10w分之5的发病率,但是有一个病人大家肯定都认识,就是乔布斯,新闻里面一直都说他是胰腺癌,其实他就是胰腺神经内分泌肿瘤。只不过他长在胰腺,而且肝转移了,我的情况应该比他好一些。

主任一开始说会给我通过胃镜进行手术剥离,但是超声胃镜显示这个肿瘤已经有1.2厘米了,而且浸润到黏膜底层。十二指肠有一个特点,就是特别薄,而且被很多重要器官环绕,是众多器官的交通枢纽。即使技术再精湛的医生也可能引起穿孔和大出血,本来都订好的手术室又取消了。

主任找了肝胆胰外科来会诊,外科一开始说他们的手段就是胰十二指肠切除术,一个仅次于肝移植的手术,我听完吓死了。这就意味着消化道重新再造,一些单向通道会变成双向,将来很大概率各种并发症,这个手术创伤太大了,外科建议还是内科解决。

后来又来了一个外科医生说:我们看了你的病历,如果是十二指肠大乳头同侧就只能做那个大手术,但是对侧只需要做局部切除,我们xx主任会亲自做。于是手术方案悬而未决,大家都在等超声胃镜刮下来的那0.1厘米组织的病理结果。

期间我疯狂地查阅了大量关于神经内分泌瘤的资料和病例,百度知乎已经不能满足了,我甚至下载了Medscape看最前沿的英文版资料,医学名词真的太晦涩了,一边有道词典一边查,翻译的也是乱七八糟。因为不敢告诉家人,所以特别感谢我的前任嫂子几千公里飞过来陪了我两天,让我心情好了很多,虽然法律意义上讲她已经不是我嫂子了,但我们仍然是血脉相连的亲人。

10月14日做了一个超级高大上,8k多块钱的petct,标记物是18F-FDG,筛查全身是否有转移。我为什么要强调这个标记物呢,因为我马上还要再做一个另一种标记物的pet。

我们先来说下这个pet,过去国内没有,很多人是去日本做的,几万块吧,主要用于全身癌症筛查,可以发现几毫米的病灶,现在国内三甲医院一般也有,价格昂贵,8k多全部自费,做之前要注射一针试剂,一针2k块,每天早晨被装在铅容器中从广州运过来,药本身就有辐射,半衰期很短,所以pet检查必须预约,预约完必须做,否则半衰期一过,2k块就变成水了。打针的时候,医生与我隔离,大铅盒套小铅盒拿出来,只露出两只手,注射完我被隔离,一上午都不能出来,半衰期过了才放出来,当天不能接触孕妇和小婴儿。下面这个蓝色的就是针,我手前面放的是铅盒,总之辐射很大,价格很贵,真心不建议作为一般体检项目。我躺在那个舱里就在想,这可比头等舱贵多了。

当天下午pet报告就出来了,8k块就是不一样,居然给了我一本全彩色的书和一张光盘,还有一厚沓大片子。pet检查结果很好,好到甚至没有看到十二指肠上的东西,我当时还被查了两次,pet的医生很负责,自己从一楼跑到五楼去找给我做胃镜的医生讨论,但pet就是没看到,这也许是个好消息,也许是因为这种瘤不吊18F-FDG?

10月15日病理结果出来了,神经内分泌瘤G1,Ki67仅有1%,是最轻的那种,好吧,我比乔老爷要幸运。当天消化科主任找我谈话,好消息是首先程度很轻,而且神经内分泌瘤生长缓慢,这就是为什么乔老爷胰腺癌都转移到肝还活了8年,其他胰腺癌转移只有8个月。另外按照我的分级,以往叫做类癌,但不是癌,所以最新的分级把G1和G2叫做瘤,G3才叫做癌。主任甚至说:你这种就是良性。坏消息是,这个东西很容易继续发展,所以必须切掉,但是手术难度较大,主任不建议做开腹,医院会帮我从广州或深圳请一个专家来做胃镜手术,建议我先出院等待消息。于是我就办了出院手续回家了。

出院以后我继续查各种资料,发现广州有个教授专门研究神经内分泌肿瘤的,于是果断挂了特需门诊。10月24日坐高铁去了广州。高铁加地铁一共两个小时的路程来到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,看到很多病人是拖着拉杆箱来看病的,顿时觉得我这一小时高铁真心不算什么。

这第一次去广州,两件事情要做,一是要回原医院借出病理切片,同时制作20张白片,二是再做一次8k块的pet,但是这次的标记物不同,是专门针对神经内分泌瘤的68镓,这项检查很多医院都没有,至少我所在城市就没,所以上次pet判断我没转移的结论下的为时尚早,由于这项检查价格昂贵,做的人又比普通pet更少,甚至不能告诉我准确的预约时间,凑够4个人才能做,好吧。只能回去继续等通知,同时我回原医院借了切片,10月25日返回广州送到病理科请专家会诊。所以目前只有等了。

我一直都在和我之前的管床医生交流,我这病确实很少,他通过我的病例也在不断学习,我也把广州教授的一些视频发给他看,共同进步吧,毕竟即使手术做完,将来随访还是要找当地的医生,他说我现在已经是半个神经内分泌肿瘤的专家了。唉,我也不想啊。

其实我也算很幸运了,这东西就是隐形杀手,悄无声息,没有任何症状默默在长,要不是去年我体检了胃镜,今年做了胃息肉,估计等有症状就来不及了。胃肠镜真的很重要,很重要!!强烈建议纳入常规体检项。医生说我这个东西应该不是一年长的,可能长了很多年了,去年的胃镜有可能漏了,所以我最应该感谢的是给我做息肉的医生,做胃体的息肉还顺带发现了十二指肠的问题。

10月29日更新:

感谢每一条给我加油的留言,所有的提问和私信我都知无不言回答了,希望能帮助到大家。

昨天中山一院来电话,那个集齐4人一堆才能做的68镓pet终于轮到我。今天下午请了假匆匆赶到广州,与18F-FDG不同的是这个标识物打完不需要喝水和隔离,但是针剂很疼。做完pet顺带取了切片的专家会诊结果,证实了珠海的结论完全正确,同时加做了两项珠海没有的免疫组化SSTR2和MGMT,两个结果都是90%(3+)。

关于SSTR2:大多数胃肠胰神经内分泌肿瘤细胞存在生长抑素受体,尤其生长抑素受体2(SSTR2)。免疫组织化学染色能显示SSTR2阳性表达。SSTR2检测不但有助于神经内分泌肿瘤的诊断,而且还有助于确定患者是否可以用生长抑素类似物(如奥曲肽)治疗,但目前这类抗体尚未商品化。

关于MGMT:(感谢“可爱的隔壁老汪”提供的通俗解释)代表肿瘤对替莫唑胺为代表的烷化剂这类化疗药的敏感性。MGMT会修复癌细胞中被烷化剂(主要是替莫唑胺,这个东西破坏DNA的产物刚好是MGMT作用的对象)破坏的DNA,产生对替莫唑胺的耐药。常规试剂

以上两个免疫组化都是针对以后治疗方案的药敏检测,对肿瘤的恶性程度没有指导意义。

另外,昨天我把知乎链接发给了管床医生,他说我的“依从性(Patient compliance)”很好,然后告诉我下个月他要以我为案例,给珠海所有消化科医生系统的讲解神经内分泌肿瘤。好荣幸自己能为医学做一点点贡献,整个事情貌似忽然变得有意义起来,我问医生,如果到时还没手术,我能不能去听下,他同意了。

今天在去广州的高铁上,我一直在琢磨关于“依从性”的问题。我理解良好的医患关系可以分为三个层次:第一层是服从关系,也就是狭义的依从,患者相信医生并遵从医嘱;第二层是战友关系,医生和患者在同一战壕,面对疾病这个共同的敌人,携手战胜它;第三层是共生关系,在治病的过程中一起成长和进步,无论在知识技能上,还是思想提升上,彼此互相成就。我希望能成为第三种。

10月31日更新:

已经是第四次来广州了,早高峰地铁很崩溃,如果除去医疗和教育资源不说,我还是更喜欢珠海。

昨天下午接到广州中山一院PET-CT室的电话,很不幸胰腺上也发现了病灶,而且比十二指肠上的还大一些。影像科让我取报告时带上在珠海住院做的加强CT胶片,他们要进行比对。

我的胰腺在2014年就发现了一个2厘米的囊肿,每年体检B超,两年一次加强CT定期复查没有漏过,大小变化不大就一直随访。我想会不会就是这个囊肿,于是又打回去确认,医生说不是的,囊肿也看到了,这是另外一个,在胰体靠近胰尾的位置,接近下缘,1公分左右。放下电话心情又沉重了,上周陈教授说,即使G1级别也可能转移,不幸言中,不过这个是原发灶还是转移灶,肯定还要进一步检查。

于是赶紧联系管床医生出加强CT的胶片,订第二天最早一班高铁票,同时心中也有很大的疑问,为什么这么多年的CT都没有看到。

中山一院影像科的医生拿到我加强CT的胶片,迅速定位到了胰腺病灶的位置,同时给我展示了胰腺68镓生长抑素受体显像阳性很明显。另外肩胛骨位置受体显像轻度增高,建议MR检查,直肠下段放射性聚集,建议结合加强CT。不过影像科医生也安慰我,既然做过18F-FDG的PET检查没有发现阳性,就说明恶性程度不会很大。

正好今天有陈教授的特需,有个人退号我恰好挂上。在等待过程中,我在想还好十二指肠浸润黏膜底层手术不好做,否则一刀切下去,以为万事大吉,就错过胰腺上面的了。前几天看陈教授的授课视频,有些医院不了解神经内分泌肿瘤的特性,以为G1很轻,没彻底查清楚就直接做了手术,导致忽略了已经转移的漏网之鱼。这样想来,幸和不幸真的很辩证。

陈教授看了PET的结果后,给我开了一系列全面的影像定位检查和血清标记物检测,包括:

1、针对PET提示的上下腹+直肠加强CT

2、针对PET提示的肩胛骨加强MRI(磁共振)

3、为排除腺体多发神经内分泌肿瘤而做的脑垂体加强MRI和甲状旁腺激素检查

4、为进一步定位十二指肠神经内分泌肿瘤位置的胃镜,指定由擅长ESD(内镜黏膜下剥离术)的教授亲自做,我理解是为将来手术做准备

5、血清CgA(嗜铬粒蛋白A)和PVT,这两项没有广泛开展,尚未定价,所以免费,抽完血我直接送实验

6、其他包括肿瘤标识物在内的常规检测

挂特需门诊的最大好处就是省时间,一个下午除了胃镜排在第二天,其他都做完了,一直做到晚上将近8点,当然价格也是惊人的,自我安慰花钱买时间。因为下周二我将迎来消化内科、肝胆胰外科、放射科、核医学科的多学科专家联合会诊。

还有一个好消息,我的管床医生帮我查到2016年加强CT有看到胰腺上的结节,虽然当时认为是副脾被忽视了,但三年来大小没有发生明显变化,说明不像是恶性的,这让我又看到了希望。

11月5日更新:

上周四一通检查后,结果是乐观的:肩胛骨MRI提示我右肩关节囊和肩峰下滑囊有少量积液,还有一个脂肪瘤,这就解释了局部生长抑素受体增高的原因;直肠CT没有发现任何东西,应该纯属生理性聚集;甲状旁腺素和脑垂体MRI正常,血钙、磷正常,各项肿瘤指标也正常,只有一项特异性神经元烯醇酶(NSE)稍高,查了资料应该与我胰腺神经内分泌肿瘤相关。

今天中午的多学科会诊(MDT)从12:00一直讨论到14:30,共涉及7个不同位置的神经内分泌肿瘤患者,2、30位来自不同科室的教授、主治、硕士博士研究生坐了满满一屋子,有些医生还端着盒饭,这段时间其实完全是中午休息时间,真的是辛苦了,心中无限敬佩油然而生。

至于我的会诊结果,是个好消息,也是所能想到的最好结果,十二指肠和胰腺上的肿瘤目前看属于偶发,两者暂时认为是孤立的,没有发现转移。同时,排除了多发神经内分泌肿瘤综合症的可能。由于两个肿瘤都在1公分左右,所以只需要两个小手术就可以解决:先是由消化内科在胃镜下剥离十二指肠上的神经内分泌瘤(ESD),待恢复后,再由肝胆脾外科通过微创手术切除胰腺上的肿瘤,痊愈后不再需要任何后续治疗。

听到这个消息我内心早已欢呼雀跃,两个手术对我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。一个月以来各种焦急的等待,内心的跌宕起伏,无数检查带来的痛苦,往返广珠的折腾,以及刚刚等待宣判时的煎熬,都在公布结果的这一刻烟消云散了。

“早发现,早治疗”这简简单单的6个字,于人间漩涡,拉住一个我。我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深刻理解它的意义。

从今天开始,我要开开心心的等待手术啦。

最后附上两张上周等胃镜时拍的宣教图,大家不知道体检做什么的时候就去做个胃肠镜吧。

11月23日更新第一个手术:

上周五还在上班时被通知下午办住院,急匆匆交待了工作上的事,直接坐高铁来医院。因为前期的检查已经很全面了,所以周末除了几项术前例行检查没有其他事情,医院坐落在越秀区,位置很好,难得有时间在省城看看各种展,逛逛街,吃吃饭,毕竟接下来我的好日子不多了。

11月18日晚上开始禁食,禁食前吃了一大碗鳗鱼饭和一大碟水果拼盘,准备迎接第二天的手术日。我是主刀邢教授第三台胃镜手术,由于第一台时间比较久,所以一直等到中午12点才轮到,趁我麻醉的时候,邢教授抽空吃了个饭,连轴转真的很辛苦,医生都是铁人吗?心疼三分钟。

很喜欢被麻醉的感觉,快醒的时候还做了个梦,真正醒过来身体已经没了自由,一只手戴着生命体征的监控,一只手打着点滴,脸上戴着氧气面罩,鼻子接了胃管,我原本以为胃的手术不需要引流,直接通过肠道引走,看来我天真了。

由于术中发现肿物与固有肌层紧密相连,无法通过ESD剥离,所以中途改变了手术方案,做了全层切除(EFTR),这是一个风险更大的手术,也是对技术要求更高的手术,通俗来讲就是在十二指肠肠壁主动穿孔,挖一个直径1.5厘米的洞,再缝合上。优点是切得更彻底,但创面比较大,术后护理要更小心。整个手术不到两小时,术中出血量仅有2ml,还不如平时抽血化验失血多。

回到病房,整个后背和腰持续剧烈地疼,我本来想自己扛过去的,总觉得止疼针会掩盖病情,但是到了晚上2点,实在疼得睡不着,按照疼痛评分表,虽然到不了10级生不如死的程度,但至少有8级夜不能寐,再这样下去担心自己精神上会受不了,喊来医生,打了止疼针,一觉睡到天亮,早晨神奇地发现一点都不疼了。后来跟医生探讨为什么胃不疼而是后背疼,因为十二指肠位置很深,位于腹腔后壁,术中刺激最强的消化液流到腹膜,导致剧烈疼痛,经过一个晚上,消化液被吸收了,也就迅速恢复了。

术后三天禁水禁食,两只手不间断点滴让我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,尤其是止血用的善宁和续命用的营养剂72小时不间断。这一大包乳白色的营养剂每天2升,非常浓稠,太快了容易外渗导致疼痛,很磨性子。

同时72小时胃管减压引流也很折磨人,一根管子从鼻子插到十二指肠,总是引起条件反射式的吞咽,每咽一下喉咙就疼一下。十二指肠降部位置特殊,连接胆管和胰管,消化液、胆汁、胰液各种强腐蚀性的液体汇聚于此,本身肠壁又薄,所以引流很有必要,同时术后经常保持左侧卧的姿势,使伤口尽量免受各种液体的刺激。医生说如果是胃或肠的手术会容易很多,可能3天就出院了,而我要一星期,真是人体的一个不合理器官。

今天周六,手术后的第四天,拔了胃管,开始喝水,喝米汤了,消化系统在停摆多日后重新启动,我甚至可以听到他们开工的声音,干裂的嘴唇在脱了一层皮之后也重新变得滋润起来。一切都在慢慢好起来。

11月26日更新:

昨天出院了,今天上班。除了还在继续吃流食以外,其他已经恢复正常。还记得做超声胃镜时,安慰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小哥哥吗?我们联系上了,他姓杨,我们一起讨论了我的内镜下全层切除术(EFTR),他说我很幸运,遇到了高人,避免了外科最大的胰十二指肠全切术(Whipper)。由于要做免疫组化,所以病理结果还没出来,他说帮我找病理科的师妹帮忙留意下,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,原来他就是中山大学医学院毕业的,也就是说我在他母校的附属医院做的手术,世界真小。

12月14日更新第二个手术:

上次的十二指肠术后病理报告切缘阴性,手术很完美。12月4日挂了陈教授的号想看第二次胰腺手术什么时候做,没想到陈教授雷厉风行,12月5日就接到了胆胰外科通知住院的电话。

术前的周末仍然是闲逛,话说东山口真是个探店的好地方,各种旧洋楼改造的小店和私房菜馆。

12月9日周一做了术前的多普勒造影,B超医生一开始没有找到胰尾的瘤,后来调出了petct的影像才找到,原来正好在胰腺囊肿正后方,所以被囊肿的强回声完全掩盖了,这也是为什么每年体检B超都没有发现的原因。医生问了我是怎样发现的,连呼好幸运。

12月10日医生谈话,这次手术目的首先要切掉胰尾神经内分泌瘤,然后我希望能把胰体尾囊肿也一起解决,同时医生会尽量保住脾,所以手术将用达芬奇机器人来做。医生将通过远程操作控制机器人手臂在腹腔进行微创手术。

先来说说达芬奇机器人,它的研发制造者认为达·芬奇于1495年设计了仿人型机械,因此是世界上第一台机器人的发明者。从医学角度讲,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就是高级腹腔镜系统,它的优势一是具有高分辨率三维镜头,手术视野可以放大10倍以上;二是可以过滤人手的抖动,减少人为失误;三是机器人手臂可以扭转360度以上,克服了人手腕关节扭动角度的局限。我在查资料的时候,看了达芬奇机器人在瓶子里面缝葡萄皮的视频,不禁感叹现在医学技术已经这么发达了吗,忽然觉得我这次生病简直变成了一次长姿势的发现之旅。

当然机器人也有缺点,一方面是缺少人手的触觉,另一方面不能走医保,只能自费。一台机器人2000万,4个机械手臂,每个10万,手臂是易耗品,为保证精度只能用10次,再加上每年十几万美元的服务协议,所以机器人出场费就要5w,手术费、麻醉费另计。手术前一天我预付了7w,问医生够不够,医生说第一天应该够了……

12月11日第一台手术,7:30就到手术室准备了,兴奋和好奇代替了紧张和害怕。多想有人帮我跟高大上的机器人拍个合影啊,可惜手机不让带进去。机器人手术室比一般的手术室要大,分为三部分,一是机械手臂,二是操控台,三是视频车。操控台像一台大型游戏机,还是有手柄的那种,视频车像一台IBM大机,我在麻醉准备的时候,看到好几个人在拉线组装,场景似曾相识,这不就是同行嘛。

手术从早上8点做到下午2点,麻醉醒来,肚子上多了6个洞,再加上几年前做的甲状腺微创手术的3个洞,这下可以打9洞高尔夫了。

手术很成功,瘤和囊肿都被干掉了,脾也保住了。虽说是微创,但毕竟是内脏的手术,我又遇到了不用镇痛泵很疼,用了狂吐就更疼的矛盾,第一个晚上很艰难。后面一天比一天好,今天是手术后的第三天,我已经撤掉监控仪和尿管下床走路了,还剩引流管和静脉穿刺,下周应该可以出院,最后一场战役即将结束,黎明就要来了。

12月20日更新:

我出院了,拔了腹腔引流管,还生缝了两针,其他5个洞已经拆线。感觉肚子仍然鼓鼓的,伤口有些刺痛。病理结果没出,先回家静养。1个月以后B超复查胰腺,2个月以后胃镜复查十二指肠,以后半年体检一次。等完全养好了,我还要解决一下这次petct顺便查出来的肩胛骨脂肪瘤,不查不觉得,真查出来倒是有感觉,一项项来吧。无论如何,过年前搞定了这件大事情,这次也让我重新审视了自己的生活,从现在开始抛弃垃圾食品,锻炼身体,改掉不良习惯,生命很脆弱,我会善待它。

12月31日更新:

一帆风顺的事是不存在的,上天如果想虐你,一定会翻个面再虐一次。出院后我很小心的从流食向半流食过渡,冬至那天,半碗面条下肚,瞬间疼痛大爆发,胃像要炸了一样,甚至呼吸困难。还没到急诊就把食物全吐了出来,吐完呼吸顺畅了一些,但仍然持续性地剧痛。抽血化验、急诊CT,最后诊断为急性胰腺炎+积液,珠海的医生认为我出院太早,后来我总结应该是进食太早,如果术后能再多禁食一周,让胰腺充分休息,可能就不会出现并发症了。于是乎至今我依然住在珠海的医院,禁水禁食又一周,前天被下了空肠管。对了,是那个曾经安慰我的小杨哥哥帮我做的,从此开始了植物人一般的鼻饲生活,当然是被鲜花围绕的。

1月8日更新:

我仍然在珠海住院,每天通过空肠管鼻饲3瓶营养液满足一天的身体必需,同时每隔8小时肌肉注射善宁抑制胰素分泌,让胰腺继续闭关休息。前几天我让广州的医生把手术记录和病理报告发给了我。没想到第二个胰体尾切除术其实是个大手术,属于四级手术,那么术后第7天就让出院可能确实有点早了。没办法,广州的医院床位太紧张,如果我能再打一段时间营养液,晚点进食可能后面就不会胰腺炎了吧。好在珠海人民医院收留了我,让我安心住了半个多月,一般像这种给其他医院手术做扫尾的工作都不太愿意收的,而且珠海床位也很紧张,真的很感激。

关于病理报告,胰腺上那个被顺带切掉的囊肿居然也是神经内分泌瘤。这就有点意思了,一个实性,一个囊性,两个形态完全不一样的东西病理结果却完全一样,而且两个都是神经内分泌瘤中更少见的胰高血糖素瘤(约占神经内分泌瘤的1%-3%),这种瘤一般恶性较多,且病人会有症状,但我没有任何症状,且ki-67是2%。当初一系列检查,包括petct都认为这是一个普通的囊肿,2014年发现后一直随访变化也不大,这隐藏得也太深了吧,像个披了羊皮的狼,亏得这次一起切掉了,肿瘤的异质性真是太匪夷所思了。后来我联系了陈教授,因为很担心肝脏和肾上的囊肿,她后来组织了多学科病例讨论,复习了我所有影像资料,认为肝和肾那里确实是囊肿,不是肿瘤,后续每年复查一次就可以了。接下来我只需要耐心给胰腺时间,小心呵护,希望积液能慢慢自己消掉,争取早日吃饭。

1月14日更新:

我带管出院了,从没有体验过走在街上回头率100%的感觉,我用余光能感觉到成年人偷偷在瞄,当我目光与他对视时,又假装望向远方。小孩子就毫无顾忌地盯着,但又不敢问。出院的前一天在医院点了一个鸡粥,好吃哭了,但不敢吃多,只吃了10口,然后等待胰腺的反馈,还好它欣然接受了。回到家仍然是每天鼻饲两瓶营养液,辅助吃一些流食。积液导致的胰腺假性囊肿有7*5厘米这么大,所以我不能剧烈运动,虽然出院了,但战斗还没有结束,如果积液不能自行吸收或者仍然增大,还需要做引流,不过至少这个春节我可以在家过年了。

1月22日更新:

1月17日上午,我照常在家里打上营养液,刚打了半瓶,疼痛大发作,疼得我过度换气,引起四肢麻痹。家里只有老人和孩子,叫了120再次回医院返修,同时与我的管床医生微信视频,请他通知急诊,在救护车上,我疼的死死抓住医生的手,医生教我专注呼吸,平息自己,麻痹状况有所缓解。到急诊后,我的管床医生已经在等我了,说来也是神奇,踏上医院的土地没多久,很快就神奇地不疼了,连止疼药都退掉了,保险起见还是开始了第五次住院,抽血化验,胰腺炎两项又高上去了,继续每天注射善宁,打营养液。昨天我退掉了回家的机票,再加上冠状病毒来势汹汹,今年就安心在珠海过年了。下午带管出院,回家继续鼻饲营养液,年后视情况撤管。2019年这个坎基本上算是过了,累计住院60多天,两次大手术,4次全麻,带管生存1个多月不吃不喝,80多针善宁肌肉注射,从100多斤瘦到80多斤,像闯关一样一关关过来了。希望2020年的自己告别疾病,满血复活。

3月10日更新:

转眼间已经上班一个月了,感谢大家对我的鼓励,我现在恢复得很好,已经正常工作生活了。出院以后我带着管过了年,并开始进食流食,大年初四去医院拔管。拔管后人瘦得很快,因为流食的营养跟不上,更糟糕的是每天晚上都会准时疼,疼到想叫救护车的那种。但是疫情期间只能自己挨过去,医生给我开了3种止疼药,换着吃,当时感觉每天很绝望,不吃东西扛不住,吃了又疼得要死要活。神奇的是,到了大年初九忽然不疼了,直到现在也再没疼过。我猜想应该是人体一个适应食物的阵痛期,医生没有明确表达具体原因。2月10日我开始上班了,自己带粥,因为实在不想在家远程办公。上了班就马上忙碌起来,我每天带两个瓶子,一个是自制的水果麦片奶昔当早餐,一个是各种粥当午餐和下午茶,蛋白质和维生素都有保证,只是脂肪摄入基本是零。同事见到我都说我已经瘦成一道闪电,哈哈,回到大学时代的体重,我又开始臭美了,高跟鞋小裙子穿起来。上周开始我试着吃米饭、青菜、瘦肉,感觉还好,肠胃愉快接受了,胰腺也没提意见。很庆幸在疫情前各种状况都搞定了,现在已经一切恢复正常。很多人觉得疫情期间宅在家快疯了,我反而觉得能健康地宅在家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。